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南京栖霞寺寂然法师独立保护两万四千名难民

编辑:   时间:2019-09-10 09:25:01

南京栖霞寺寂然法师独立保护两万四千名难民

\

南京栖霞山中,有一座保护了两万多同胞的千年古刹——栖霞寺。这个佛门净地,在日本的铁蹄践踏之下,历经了杀戮、奸淫,当家和尚寂然法师带领众多佛门弟子,成功保护了24000余名南京老百姓,抗日将领廖耀湘也被安全地送出沦陷区。 如今,68年过去了,栖霞寺的钟声依旧,它似乎在向世人讲述着曾经的故事,讲述着1937年的艰难岁月。 寂然法师,1937年时任栖霞寺当家和尚,他率领僧众成立“栖霞寺难民所”保护24000余名难民,记录下日军在栖霞寺内所犯的种种罪行,整理成有万余名难民签名的“万民书”,后被收录在《拉贝日记》中。 南京沦陷,难民伤兵涌向栖霞寺 大开寺门,佛门收留两万人避难 1937年的冬天冷的出奇。12月13日清晨,经过4天苦战,中国守军在敌人优势火力的进攻下败退,日本军队的大炮轰开了南京城门,日军分六路攻入南京主城区。 日本兵冲进民宅烧杀掳掠,老百姓惊慌失措,在南京狭窄的街道上四处奔逃,尽可能地寻找一切可以藏身的地方。 日本兵用刺刀疯狂地刺杀,老百姓尸体遍布整条整条的街道,鲜红的血汇成一条血河。日本兵丧心病狂地奸淫杀戮,南京城一下子变成了一座死亡之城。 为了避难,大量难民纷纷逃往下关一带,在江边遭到日军的大肆屠杀;另一部分难民则沿着紫金山一带向东北方向逃去。日军尾随逃难人群紧追不舍,很快就追到了栖霞寺外的进香河一带。 在那里,日军与设伏的中国军队展开了激战,难民无路可逃,就涌向了矗立在栖霞山南面的栖霞寺。很快,进香河边的抵抗也告失败,没来得及逃脱的军人脱掉军装,加入了逃难的人群中。 栖霞寺的当家和尚寂然法师早就听到南京城里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寺里的小和尚也在藏经楼看到了涌向寺庙的难民队伍。安静的栖霞寺一下子沸腾起来,寺门外,难民痛苦的求助声、孩子凄厉的哭声、伤兵的呻吟声,充斥在寺院。 寂然法师带领着寺里的和尚从正殿出来,打开寺门的那一刻,他惊呆了,眼前已经聚集了几千名难民,其中大多是老人和孩子。 寂然法师没有犹豫,他决定打开寺庙大门,给这些可怜的生命提供生存的机会。于是,寺庙的前殿后厅挤满了饥寒交迫的难民,为了尽量躲避寒冷,有的难民甚至躲进了寺庙千佛岩的洞窟里。 如今已89岁的老人纪耀发,是曾经在栖霞寺避难的幸存者。他告诉记者,1937年,他只有21岁,当时日本军占领了南京,到处烧杀掳掠。“我们一家那时就住在栖霞街,无路可逃的情况下,我和父母、弟兄姐妹一家7口人逃到了栖霞寺避难。” 纪耀发老先生说,“当时就觉得那儿是唯一‘安全’的地方,一开始去栖霞寺避难的人还不多,但后来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蜂拥上山寻求庇护。日本兵时不时地来寺里搜查,难民越来越多,寺里的生活也越来越困难!” 纪老操着一口南京下关话,陷入回忆之中:“面对这么多的难民,寂然法师没有一句怨言,一个个地将他们收留下来,而且把寺里所有的粮食都拿出来给难民吃。 我记得,难民最多的时候,连千佛岩上的石窟、佛龛里也都住满了人,大家都是一人一个铺盖卷,最多时寺里足有2万多人。” 寂然法师掩护抗日将领脱身 放生池中挖出当年隐藏枪支 在前往栖霞寺避难的两万多难民中,有200多人曾经是南京抗日军队的军人,其中官职最高的是国民党第二旅中校参谋主任廖耀湘。 他当时是日军全城搜捕的对象。当时廖耀湘承担的是守护南京城的责任,南京失守后,来不及撤退的他搭一个农夫的马车躲过日军搜捕,跟随前往栖霞寺避难的人群藏进了寺里。随行的还有5个军人。 廖耀湘的到来给原本就不平静的栖霞寺带来了更大的危险。当时收留廖耀湘一行人,寺里也存在着争议。 寂然法师知道两万多名难民已经让栖霞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而收留抗日官兵,无疑增添了更多风险。一旦日本人发现寺内有抗日官兵,所有避难民众与僧人都将性命难保。 寂然法师把廖耀湘等藏到了藏经楼里,不让他们出来,每天亲自给他们送饭。但是,寂然法师和廖耀湘都明白,呆在栖霞寺不是长久之计,要想栖霞寺的难民们彻底安全,廖耀湘必须离开。 寂然法师在想方设法保护着廖耀湘的同时,努力与当时南京安全区的外国人取得联系。历尽艰辛,最终栖霞寺僧人联系上当时江南水泥厂难民营的辛德贝格与京特,偷偷将廖耀湘用小船送到了江北。 在栖霞寺,记者登上了当初廖耀湘藏身的藏经楼。栖霞寺的监院传真法师指着藏经楼旁边的千佛岩告诉记者,“听说廖耀湘带着几个军人来避难的时候,枪弹都来不及藏,就全扔到寺门口的放生池里去了。而且我的师父曾经说过,正面佛像顶上那个岩洞里也躲过三个士兵。他们来不及换掉衣服,就抱着枪躲到最上面的洞里,整整三天三夜。后来是难民递衣服上去,他们换了衣服,把枪藏了起来,才敢出来吃东西。” 1945年抗战胜利后,廖耀湘曾经重游栖霞寺感谢众佛门弟子的救命之恩,并且题下了“凯旋,与旧友重还栖霞”,这幅字至今还留在栖霞寺。 传真法师告诉记者,2002年底,栖霞寺整修放生池,从淤泥中挖出了一把长枪、一把刺刀、三个手榴弹与数十发子弹。这肯定是廖耀湘当年避难匆忙中丢下的,印证了栖霞寺曾经保护过抗日官兵的史实。 寺中施暴,大师愤然写“万民书” 铁证如山,《拉贝日记》再现史实 在《栖霞寺1937》中,已经发现了栖霞寺收留难民的日本兵对寺院的骚扰一天比一天严重。 他们经常结队来到寺里,以寺院里藏有军人为名四处搜寻,他们将自己选中的中国妇女强行带到正殿,当着众人的面进行轮奸,被轮奸的妇女是一个怀中抱着孩子的母亲。 她的丈夫和寺院的和尚一起下山挑水,当他走到寺院门口的时候,孩子的啼哭声、妻子撕心裂肺的号叫令这个丈夫失去了理智,他愤怒地冲向正在奸淫自己妻子的日本兵。 然而,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根本不是丧心病狂的日本兵的对手,丈夫被枪托打倒在血泊之中。气得脸色煞白的寂然法师,强忍着愤怒将尸体抬进斋房。 寂然法师拿起手中的笔,他记录下了日军在栖霞寺内所犯的种种丧尽天良的罪行,他将这份有万余难民签名的“万民书”送到了曾任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的拉贝先生的手中,成为揭露日军在南京所犯罪行的铁证。 然而,寂然法师的“万民书”在报纸上刊登后激怒了日军,他们更加疯狂地对栖霞寺进行骚扰,经过多方求助,栖霞寺终于立起了“栖霞寺难民所”的牌子,成为了受到国际组织保护的安全区。 1942年10月,曾任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的拉贝先生提笔,将他在那场血腥屠杀中的见闻日记整理出版。1997年的中文版《拉贝日记》中,用两页纸的篇幅转录了由栖霞寺寂然法师发出的一封信。 那封信的落款为栖霞寺,写于1938年1月25日。标题显然斟酌过:以人类的名义致所有与此有关的人。 信中记录了自1938年1月4日至 20日期间,日军在寺庙内外的残暴行径—— 1月8日和9日:有6位妇女被日本士兵强奸。他们像往常一样闯进寺庙,寻找最年轻的姑娘,用刺刀威逼她们就范。 1月11日:有4名妇女被强奸。喝得酩酊大醉的日本士兵在寺庙内胡作非为,他们举枪乱射,击伤多人,并损坏房屋。 1月15日:许多日本士兵蜂拥而来,把所有年轻妇女赶在一起,从中挑出10人,在寺庙大厅对她们大肆奸淫。一个烂醉如泥的士兵晚些时候才到,他冲入房内要酒喝、要女人。酒是给他了,但是拒绝给他女人。他怒火冲天,持枪疯狂乱射,杀害了2个男孩后扬长而去…… 1月16日:继续抢劫、奸淫。 除了《拉贝日记》中的文字记载,2002年4月5日,来自德国的京特夫人给南京送来了一组照片。 照片是其丈夫、南京安全区筹建人之一京特先生在1937年至1938年期间所摄。其中一张摄于栖霞寺千佛岩,一位老人守着牲口,坐在半山坡的一个岩洞里。佛像与老人的表情,均已模糊于68年的风尘岁月中。 2003年,栖霞寺内挖出三块石碑。其中一块刻有六个大字:栖霞寺难民所。“这应当就是寂然法师所竖的那块碑了。” 另两碑刻着题为《寂然上人碑》的一段长文。其中真实描述了救助难民一事。“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卢沟桥事起,烽火弥漫,旋及沪京。载道流亡,惨不忍睹。上人(指寂然法师)用大本、志开两法师之建议与相助,设佛教难民收容所于本寺。老弱妇孺,护救者二万三千余人。……” 断粮缺药,佛家弟子冒死下山 积劳成疾,难民回家法师病逝寂 寂然法师的“万民书”,惹恼了当时日军占领南京的军官,他们下达命令,要求寂然法师解散难民所。 而此时栖霞寺面临的也还不止是解散的危险,从1937年12月开始,两万多难民不断涌入粮食储备本就不多的栖霞寺,栖霞寺面临着断粮的危险。 不仅如此,被日军打伤的难民需要医药救治,这一切急坏了寂然法师和他的师兄弟。 面对着可能发生的粮荒,寂然法师减少了每个僧人的口粮,保证给难民供应一天两餐的稀粥,他采来草药给伤者疗伤。 传真法师介绍说,“很多弟子为此献出了生命。当时寺里有1000多亩良田,当家和尚把寺里所有的粮食都拿出来,寺里所有的空地都住满了人。 可2万多人吃饭还是个大问题,月基法师带着弟子进城,在静海寺一带千方百计从日本人手里拿到一点粮食和药品。靠着一口流利的京都口音的日语,月基法师成了难民营的外交官。 但这个工作的危险性相当大,有一次月基法师带着四个弟子出去搞药材。结果只回来了两个人。” 直到1938年3月,日本在南京结束了屠杀行为,两万多难民离开了栖霞寺,寂然法师才关闭栖霞寺难民所,但由于积劳成疾,1939年,寂然法师溘然病逝。 栖霞寺和寂然法师的故事被改编成电影,2005年《栖霞寺审判1937》搬上大屏幕。讲述了以南京栖霞寺寂然法师为首的众僧在日本侵略者的大肆屠杀中,拯救二万四千多名难民的真实故事。(本文摘自天津日报—每日新报撰文新报记者解菁) 附:寂然法师所写的抗议日军暴行的抗议书 《以人类的名义致所有与此有关的人》 至此,我们向您简要汇报该地的情况及本寺庙所遇到的骚扰。 南京沦陷以来,每天都有数百人逃至我庙寻求保护,要求安置。我写此信的时候,寺庙里已聚集了2.04万人,大部分为妇女和儿童,男人们几乎都被枪杀或被掳去为日本士兵当苦力。 下面,我们扼要地列出日本士兵自今年1月4日以来所犯下的罪行: 1月4日:一辆载着日本士兵的卡车驶来,他们掠走了9头牛,并勒令中国人为其宰杀,以便把牛肉运走。与此同时,他们放火焚烧邻近的房屋以消磨时光。 1月6日:从河上来了很多日本士兵,他们抢走了难民的1头毛驴,并抢走了18个铺盖卷。 1月7日:日本士兵强奸了一位妇女和一个年仅14岁的少女,抢走了5个铺盖卷。 1月8日和9日:有6位妇女被日本士兵强奸。他们像往常一样闯进寺庙,寻找最年轻的姑娘,用刺刀威逼她们就范。 1月11日:有4名妇女被强奸。喝得酩酊大醉的日本士兵在寺庙内胡作非为,他们举枪乱射,击伤多人,并损坏房屋。 1月13日:又来了许多日本士兵,他们四处搜寻并掠走大量粮食,强奸了一位妇女及其女儿,然后扬长而去。 1月15日:许多日本士兵蜂拥而来,把所有年轻妇女赶在一起,从中挑出10人,在寺庙大厅对她们大肆奸淫。一个烂醉如泥的士兵晚些时候才到,他冲入房间要喝酒、要女人。酒是给他了,但是拒绝给他女人。他怒火冲天,持枪疯狂四射,杀害了2个男孩后扬长而去。在回到火车站的路上,他又闯进马路的一间房子,杀害了一位农民70岁的妻子,牵走了1头毛驴,然后纵火把房屋烧了。 1月16日:继续抢劫、奸淫。 1月18日:盗走了3头毛驴。 1月19日:日本士兵大闹寺庙,砸坏门窗和家具,掠走7头毛驴。 大约在1月20日,开来了一支新的队伍,换下栖霞山火车站的岗哨。新来部队的指挥官是个少尉,他心地较好,自他来后,形势明显好转。 他在寺庙内设了一个岗,哨兵努力把专来捣乱、偷窃和抢女人的士兵拒之于寺庙大门之外。 因此,我们害怕,一旦这位少尉撤离此地被派往别处,原来可怕的情景会重新出现。所以,我们请求你们,不管是谁,只要能帮助我们阻止重现这种惨无人道的残暴行径即可。 安置在我们这儿的难民百分之八十已失去了一切,他们的房屋被毁,牲口被杀,钱财被抢。 此外,许多妇女失去了丈夫,孩子没有了父亲,大部分年轻男子遭到日本士兵的杀害,另一部分则伤的伤,病的病,躺在这里缺衣少药,谁也不敢上街,害怕被杀害,而我们还只剩下少量的粮食储备。我们的农民既无水牛又无稻种,怎能春耕播种呢? 在此,我们所有签名者再次恳请您的帮助。 栖霞山寺庙 1938年1月25日 光阴荏苒,当我们再踏进栖霞寺幽静庄严的古刹禅林,有谁会记得这里曾经有一位出家人,为了2万多条人名一滴滴熬干鲜血。 历史的残酷泯灭不了人性的光辉,让我们怀着虔诚之心,为寂然法师,也为栖霞寺的众僧种一棵和平之树。

\

本文链接:南京栖霞寺寂然法师独立保护两万四千名难民

上一篇:南传上座部尊者法增法师受邀内地传法

下一篇:印光大师全集问答撷录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