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摩诃般若波罗蜜钞经全文

编辑:摩诃般若波罗蜜钞经   时间:2019-06-25 17:22:05

第五卷 摩诃般若波罗蜜钞经全文

守空品第十

须菩提白佛言:“云何为空所作不贪?云何守空即是三昧?”

佛语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者,观色空,观痛痒、思想、生死、识空,作是观者为一心,如所观于法亦为无所见,于法中而不作证。”

须菩提白佛言:“佛所说者不以空作证,云何菩萨摩诃萨于三昧不以空作证耶?”

佛语须菩提:“是菩萨摩诃萨观一切色所有皆空亦不作证,作是观者为不取证,不作证观即无所贪,是者为观,以无所贪是即为观。欲向是时而不证不贪,其时心不念三昧因缘,是者为念。尔时,为不失菩萨本法,不中道得证。何以故?所作功德法甚深,不贪是时故不取证,以从般若波罗蜜得护。

“譬如人若勇若捍能却敌者,为人端正猛健,无所不能,悉知兵法六十四变,悉索五晓为众所敬,在所致处无不得利,从是所得转分布与人,其心人俱莫不欢喜。若有他事,与父母妻子俱过大剧难之中,其人便自安其父母妻子言:‘莫恐莫怖,今当俱出是难之中。’若于其中,怨家卒来,其人慧黠,应时出其父母妻子,送归乡里,皆得完具亦无有恶,及于怨家亦无所中伤。何以故?用无所不晓,其人勇健为变化胜于怨家,怨家见者莫不恐怖而皆走去,其父母妻子得出难中,归其处所无不欢喜。

“如是,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于一切人极大慈心,是时菩萨摩诃萨持慈心悉施于人,过诸垢浊魔之所部,复出声闻、辟支佛道地上。菩萨于三昧中立而无所尽,用波罗蜜故于空为无所贪。作是行时,是菩萨摩诃萨为行空三昧向脱门,亦不以有相,不以无相,故不取证。譬若飞鸟,须菩提,飞行空中无所触碍;是菩萨摩诃萨为行空至空,向无相至无相,向无愿至无愿,不以空、无相、无愿故堕,悉欲具足佛诸法。

“譬如工射之人,须菩提,射空,其箭在空中,复以一箭中前箭,后复射前,各各中之而不堕地,其人欲令前箭堕尔乃堕之;如是,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者,以为沤和拘舍罗之所护持,自于本际不中道取证,成满其功德,悉逮得阿耨多罗三耶三菩,于功德以成满者得佛,能为本际作证,是菩萨摩诃萨为行般若波罗蜜,是法于法有生。”

须菩提白佛言:“菩萨摩诃萨实慊苦作是学,而不中道取证。大哉!天中天,从本行是安隐自致得成佛。”

佛语须菩提:“菩萨摩诃萨欲护一切人故,是为本愿之所致故,能护于一切而得度脱,是为守空三昧向脱门心念分别。何等为分别?守空三昧为分别、无相三昧为分别、无愿三昧为分别,而不中道为本际取证。何以故?为沤和拘舍罗之所护,初发心时念欲护一切故,持是所念得入沤和拘舍罗故,不中道取证。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深入处脱者,若空三昧向脱门、无相三昧向脱门、无愿三昧向脱门,用是故其心分别之,是人已来久远所因,其行令弃所因,是为阿耨多罗三耶三菩之所说法,是为守空三昧向脱门、守无相三昧向脱门、守无愿三昧向脱门,是为无愿三昧向脱门,本心所发蒙沤和拘舍罗,不中道为本际作证,是为于慈无所损,是为护等哀三昧。所以者何?用沤和拘舍罗故。是菩萨摩诃萨为益于法便得多智,成于力,无所不觉。

“复次,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之所念,是人已来从久远而有益于法,得所智,成其力,无所不觉。

“复次,须菩提,是为菩萨摩诃萨之所念,知人从久远有想识,呼为有我,作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时,用一切人故,为说其法,令作无相三昧向脱门发心念,是为沤和拘舍罗,用是故不中道为本际作证,是为于慈无所损,是为护等哀三昧,是为菩萨摩诃萨益于法,得所智,成其力,无所不觉。

“复次,须菩提,是为菩萨摩诃萨之所念,念人从久远已来,想无常想、其苦想、其空想现在,菩萨自念言:‘我作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时,用一切人故,为说其法。无常者为从乐,其空者为从有,无我皆从我。’用是念故得沤和拘舍罗,是为行般若波罗蜜,知佛不三昧而坐三昧,但欲具足佛诸法,是为无愿向脱门而不作证,菩萨摩诃萨当作是知。何所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发心之所发者?是人所发者,是人为从久远已来,其所行者而无所行,于其想行而不想行,于其想行求而不行想,于其行想聚而不行想聚,于其所行有而不行所有,于其行不正而不行不正,念使一切人皆令无。是菩萨摩诃萨念是时,为以明于一切人,作是念时是为沤和拘舍罗,是为甚深微妙观视其法,是者为空,即为无相、无愿,是为无生死,即为无所生,即为无所有。

“是者,须菩提,为菩萨摩诃萨慧法,为无所生。其于三界而不知者来有所问,是菩萨摩诃萨欲成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故,以是故欲知其法,当云何发珍宝心?于菩萨摩诃萨,不以空而作证,亦不无相,亦不无愿,亦不生死,亦不有所生,亦不以无念作证,是为念般若波罗蜜。

“是者,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为已授决,所念如空、无相、无愿、无生死、无所从生,念如无所有其本无。不发善心者不能知是,其能解者,是菩萨摩诃萨为从过去佛所闻阿耨多罗三耶三菩事,其心以不转已。何以故?复有菩萨摩诃萨,念法而不能明,其有问者,亦不能解遣知,是未在菩萨道地,不应阿惟越致其界。”

佛语须菩提:“若不闻波罗蜜之所言,其有闻者,若不闻者,能解其慧,是菩萨摩诃萨为阿惟越致。”

须菩提言:“其为菩萨者甚多!天中天,少有能解者。”

佛语须菩提:“少有菩萨在阿惟越致慧地,其授决者乃能解之,是菩萨摩诃萨其功德为甚大,非是诸天及人、阿须伦、世间之所知。

远离品第十一

“复次,须菩提,其谛者,菩萨摩诃萨于梦中不入声闻、辟支佛道地,于三界不念有所求,亦不那中有所索,视诸法若梦,不那中作证。是者,须菩提,当知菩萨摩诃萨是为阿惟越致相。

“复次,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于梦中与若干百、若干千、若干亿千弟子,共会在其中坐,为诸比丘僧说法,如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之所说法。是者,须菩提,阿惟越致菩萨摩诃萨,当知是为阿惟越致相。

“复次,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于梦中飞在空中坐,为比丘僧说法,还自见七尺光,自在所变化,于余处其所作为如佛之所说法,其于梦见是者,当知菩萨摩诃萨是为阿惟越致相。

“复次,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于梦中不恐不怖、不难不畏,若见郡县其中兵起,展转相攻伐,若火起,若见虎、狼、师子及余兽,若见断人头者,如是余变甚大剧苦多有困穷,若饥渴者,见其厄难,心中不恐不畏、不惊、不动摇,夜于梦中所见,觉即起坐,作是念:‘世界所有譬若如梦。我作佛时,悉为说法而遍教之。’当知菩萨摩诃萨是为阿惟越致相。

“复次,须菩提,云何知是菩萨摩诃萨当得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成阿惟三佛时,其境内一切无有恶?正是菩萨摩诃萨,须菩提,于梦中若畜生相食、人民疾疫,其心稍稍有念:‘愿我作佛时,使我境界中一切无有恶。’用是故知,其相为清净,当知菩萨摩诃萨是为阿惟越致相。

“复次,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于梦中得觉,若见灾邪火起,便作是念:‘我于梦中所见,其心等无异。’持是比,用是相具足,知是菩萨摩诃萨阿惟越致。若菩萨摩诃萨作是念:‘如我审应相行者,当如所言无异。今是城郭所起火者,当为悉灭消去不复见。’”

佛言:“若火悉为消灭去者,知是菩萨摩诃萨授决,以为过去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之所受阿耨多罗三耶三菩,知是为阿惟越致。令火不灭消去者,知是菩萨未授决。设火焚烧一舍置一舍,复越烧一里置一里,是须菩提当知,某家居人前世时,为断法罪之所致。觉是辈人所作,皆是宿命,念以见在所更恶令悉除,其所断法殃因是皆得消尽。用是故,须菩提当知,是菩萨摩诃萨即阿惟越致阿耨多罗三耶三菩。

“复次,须菩提,用是比相,其行具足,当视是菩萨摩诃萨如阿惟越致,用是故说其比相行,当令知之。或时,须菩提,若男子、女人为鬼神所下,若为所持,是彼菩萨若作是念:‘设我授决,以过去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授我阿耨多罗三耶三菩者,实慊苦有异,当得阿耨多罗三耶三菩阿惟三佛。若于阿耨多罗三耶三菩阿惟三佛所念皆清净者,为却罗汉、辟支佛心,设以却罗汉、辟支佛心者,会当作阿耨多罗三耶三菩,不得不成,自致阿惟三佛。若当得佛为阿耨多罗三耶三菩者,阿僧祇刹土现在诸佛无不见者,无不证者。今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悉知我所念无有异。我审作阿耨多罗三耶三菩阿惟三佛者,审如我之所言,是鬼神即当去。’便告言:‘是男子、女人为何鬼神所持?’鬼神闻其所言即去。说是语时,设不去者,是菩萨为未授决过去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菩,不授阿耨多罗三耶三菩。若说是言,邪即去者,知是菩萨为以授决,过去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菩所授阿耨多罗三耶三菩。”

佛语须菩提:“其人审至诚者,弊魔往到菩萨摩诃萨所,若菩萨言:‘我审至诚者已授决,为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是邪鬼神即当去。’弊魔用是故作好心,化令邪鬼神悉去。所以者何?弊魔极尊有威神故,诸邪鬼神不敢当之,是皆魔威神之所避,用是故悉为除去。若菩萨自念:‘用我威神故。’是彼菩萨摩诃萨以自谓是,便反自贡高,轻易于人,形笑他人而无所录,语人言:‘我从过去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所授决,以其余人者悉未授决为阿耨多罗三耶三佛所授决。’以其余人者悉未授决为阿耨多罗三耶三菩,用是故自可自高,恚怒稍增,即离萨芸若,大远失阿耨多罗三耶三佛慧,知是辈菩萨无沤和拘舍罗而自贡高,便在二道地堕声闻、辟支佛地。是辈菩萨,须菩提,持不成作,成不知魔,为反舍善师而去,亦不与从事,亦不录视,用是故为魔所困。

“是菩萨摩诃萨当觉知魔,为以何占之觉知?魔来在菩萨前,魔作变化为异被服往来,作是言语:菩萨摩诃萨,若从过去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之所,授决阿耨多罗三耶三菩,若本字某,若母字某,若父字某,若兄字某,若姊字某,若弟字某,亲厚知识字某,若父兄字某,若七世祖父字某,若母外家字某,若父外家字某,若在某城生,若在某国生,若在某郡生,若在某县生,若在某乡生;若常软语,若令作是语者皆乃前世之所致,亦复作是软语;或时高才者,便复随形言,若前世时亦复高明;或见自守,或见乞食,或时一处饭,或时就饭者,或时先食果菜却食饭,或时在丘墓间,或时寂寞处,或时树间止,或时受请者,或时不受请,或时多少取足,或时一处止,或时麻油不涂身,或时声好,或时互谈。何以故?魔复言:‘是因缘者,皆前世时德之所致令逮得。是若前世时某家子,若刹利姓,若复字某,前世有是德,今故亦尔。’彼菩萨心便作是念:‘想我且尔。’是弊魔便复作是言:‘若以授决,过去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授若阿耨多罗三耶三菩,用是因缘功德故,若是阿惟越致。’”

首页123尾页

本文链接:第五卷 摩诃般若波罗蜜钞经全文

上一篇:第一百三十九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二卷 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