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抗战胜利60年纪念系列:星云法师访谈录

编辑:   时间:2019-11-11 09:26:28

星云法师,生于1927年,江苏江都人。1939年出家,1941年受具足戒,并入栖霞律学院攻读。1949年赴台,1967年创建台湾佛光山道场,并培养组织弘法力量赴世界各地建立道场百余座,成为当今台湾佛教界领袖。法师历任世界佛教僧伽会副会长、世界佛教青年会荣誉会长、中华汉藏文化协会理事长、中华佛光协会会长、国际佛光会世界总会会长等职。

2005年6月7日星云法师访问中国佛教协会

2005年4月,尼泊尔国王向中国佛教协会赠送一尊佛像,星云法师莅临三亚博鳌禅寺,兴致勃勃地出席赠送仪式。(图片提供:道林法师)

\

佛教在线:中日两国具有悠久的睦邻邦交关系史,如何评价两国在历史上的关系,特别是历史上的中日佛教关系,可以从中获得哪些历史经验和宝贵启示?

星云法师:早在公元742年,鉴真大师受日本僧人荣睿、普照的请求,曾五次东渡日本弘传律法,其间颠沛挫折长达十二年,乃至后来双目失明,仍不减赴日弘法心愿。直到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第六次启航,才顺利到达日本,当时鉴真大师已六十六岁高龄。因为大师有这种“为佛法也,何惜生命”的伟大宗教情操,才有今日日本佛教的流传。 当时,跟随鉴真大师前往日本的四百位徒众当中,有艺术家、医师、建筑师等。他们携带大量佛教经像、药物、艺术品等前往日本,甚至对往后日本的医学、雕塑、美术、建筑之发展皆有相当的贡献。至今鉴真大师被喻为“日本文化之父”。 近代中日佛教也经常相互访问来往,象日本佛学教授中村元、平川彰、镰田茂雄、水谷幸正、水野弘元、前田惠学、牧田谛亮等,都相继参加佛教学术会议,彼此交换佛教教育及海外佛教发展等意见。 而在台湾,如印顺、道源、道安、白圣等教界长老,也都曾应邀前往日本访问,彼此交流,促进佛教往来发展。 佛光山为了培养弘法人才,加强佛教交流,也从开山之初,即派人前往日本求学,如慈庄、慈容、慈嘉法师到佛教大学,慈惠到大谷大学,依空到东京大学,慈怡到龙谷大学,依昱到爱知大学等。 佛教是为世间带来祥和、远离灾难的宗教,国际佛教文化交流能够加强彼此联系、结合传统和现代、发扬佛教救世功能、净化人心、促进和平。

佛教在线:抗日战争期间,我国佛教界积极参与抗日护国,其间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层出不穷,其中令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星云法师:抗战期间,太虚大师为了疏通滇缅公路,使得抗战的资源能够源源不断地运到中国,他不惧危险,率领佛教访问团到缅甸、泰国等国家访问,宏扬我国文化,披露日寇暴行,终于赢得国际友邦的支持,解除困局。 当时乐观法师,也曾号召出家人,组成僧侣救护队,出入枪林弹雨之中,为受伤的军民疗伤服务,是出家人为国尽忠的典范。 此外,在抗战期间许多寺院也都让出来给军民居住,供给军民饮食,光是栖霞寺就收容了二万四千名难民。

佛教在线:南京大屠杀中,听说法师当时与母亲在南京寻父,您是这场灾难的见证者,您能否回顾一下南京大屠杀中您的所见所闻?

南京大屠杀期间,父母双亡的兄弟俩流落南京街头

南京大屠杀期间,南京下关长江边满目尸横

南京大屠杀期间,南京下关长江边满目尸横

星云法师:我出生在1927年,正当北伐时期。十岁时,又逢“七·七事变”。南京大屠杀前后,我有不少亲朋好友,都在这时候遇难,家父也是如此。他到南京经商,几次传回家书说明归期,但始终不见他返乡(注一)。 那时,我年纪很小,大雪飘飘的冬天,和大人扛了两条棉被,挑一点粮食,跟着难民潮逃亡。在那种会冻死人的天气里,举目一片白茫茫,后面又有火光、刀光逼迫,我们只知道往前走,却不知要走到哪里。有时日军快要追杀上来了,我们就躲到死人堆里,等到日本人走了,我们才又爬起来,好危险啊! 那是一段不想回忆,却又难忘记的日子…… 大概半个月后,我跟随我的外祖母,偷偷地返乡,我的家乡通通都变了,路上一堆一堆如山的尸骨,都还没有埋葬。许多死人都没有了肚子,因为五脏六肺都给野狗吃了。 日本人大都在半夜反攻,我们经常在半夜听到打仗的声音,士兵就在门外奔、跑,高喊“杀啊”。等到天一亮,我们小孩子就去数死人,“一个、二个、三个……”昨天死几个,今天死几个,小孩就以数死人为游戏。战争的确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佛教在线:电影《栖霞寺·一九三七》将在八月公映,我们知道您还为此片的摄制慷慨解囊,您是否能够回顾一下栖霞寺在抗战中护国救难的历史?

星云法师:南京大屠杀期间,家师志开上人、老师大本法师和栖霞寺监院寂然法师收容了二万余名难民,光是住在寺里的就有二万四千人。 每天,饭头师父们为了煮稀饭给这么多人吃,忙得人仰马翻、不可开交。栖霞寺的法师们还进行医疗救护、埋葬死尸。 佛教的慈悲包容,使得许多遭受刀兵劫难的人,免于颠沛流离的痛苦。这些在栖霞山为寂然法师所做的《碑记》里都有记载。

佛教在线:您曾请旅美画家李自健先生创作油画《南京大屠杀》,并将画作捐献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请问:您希望通过这幅画告诉人们什么呢?

李自健油画作品《南京大屠杀》(注二

星云法师:这幅画在2000年转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藏,由南京市副市长许慧玲女士代为接受。李自健先生的画,有现实感,能深入民间,将人性的慈悲精神发挥出来,因此,我称他是人道主义的画家。尤其是这一幅画作描写了南京大屠杀的景象,可以作为历史见证,警醒世人。希望人类抛弃自相残杀的残酷行为,远离杀戮,不要再涂炭生灵。这些行为造成多少死伤,是多么悲痛的事啊!

佛教在线:近年来,“钓鱼岛”、“参拜靖国神社”、“教科书”、“慰安妇”、“遗留化武”等问题一次次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在目前中日关系,困难时期,我们佛教徒应当如何维护和促进中日两国的和平友好关系?

星云法师:中日在历史上发生多次战争,从满清末年甲午战争后,割让台湾予日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军国主义凌虐神州大陆,这些至今都令人无法忘记。尤其二次世界大战的头号战犯东条英机就供奉在靖国神社内,只要日本首相去参拜神社,必然引起中国人的抗议,而要求日本“以史为鉴”,正确面对历史。至于台湾,在历史上曾是日本的殖民地,有二十万台湾青年被征召成为日本兵,战死异乡者,无法计数,更有女性同胞当了慰安妇,成为战争的牺牲品。 近来,日本更利用修改教科书的机会,改写战争历史,招致举世的不满,加上最近“春晓油田”开发、接管钓鱼岛等,旧仇加新恨,中日关系日趋紧张。 同样作为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德国早已走出纳粹阴影,昂首走向世界舞台。我们期待日本应该学习德国的“认错”精神,如此才能立足于全球。

佛教在线:在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您对于中日佛教徒有怎样的寄语赠言?

星云法师:我希望日本人民要记住南京大屠杀以及中国受到的战争伤害和牺牲。日本受到过原子弹的伤害,将心比心,希望日本人民体解中国人的心情,彼此就会得到一个平衡点。 此外,日本应该勇于认错,回头是岸。若日本能学习认错,就象德国人不会为纳粹及希特勒辩护,他们没有隐瞒事实,而是承认祖辈的战争罪责,因此受到欧洲邻国及全世界的尊重。认错,才会建立新关系;认错,才会有和平的到来。

佛教在线:目前国家处于和平时期,在中华民族的全面复兴的过程中,我们佛教四众弟子应该为国家、社会做什么?

星云法师:希望所有四众弟子都能实践六度四摄精神,自利利他,以布施奉献社会,以持戒遵守法律,以忍辱自我修持,以禅定稳定身心,以精进参与建设,以般若智慧开拓未来,共同以大乘佛教积极入世的精神,奉献一己之力,以道德净化社会人心,走出国家社会平安康富的道路。

附:画家李自健谈星云法师和画作《南京大屠杀》(注三)

1991年到美国弘法时,星云大师偶尔看到了我为妻子画的肖像《孕》。他曾着文评价说:“《孕》是宇宙中最善美的期待。” 半年后,我去美国最大的佛教圣地西来寺申请借用场地办画展,正好与星云大师邂逅相逢。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大师说:“我不忍心你这样的人才被埋没,你应画一批象《孕》这样有爱心的油画,带给全世界的观众去欣赏。” 他出资订购我的一百幅油画,并不要求我画佛教题材,只要我把人间的真善美画出来。 《南京大屠杀》是唯一的一幅由大师请求我画的作品。大师的父亲死在那场屠杀中,曾在几天几夜里,母亲领着他到死人堆里寻找父亲的尸体,但没找着。当时大师才几岁,在兵荒马乱无以为生的绝境中,母亲不得不将他送到栖霞山剃度出家。 这幅作品的创作历时八十多天。画成后大师首次看画时,一动不动地站了15分钟。随后他抹掉眼角的泪水,只说了一句:“太象了。” 日后,《南京大屠杀》在世界各地巡展时,曾一再地引起日本极右翼势力的阻挠,却得到了热爱和平的各国人民的声援和赞扬。 在2000年12月13日,二十世纪最后一个南京大屠杀忌日,大师亲将这幅画捐献给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永久保藏。

\

注一:法师的家乡在扬州。抗战中,扬州先于南京陷落,其时,法师随母亲逃难到南京寻父。

注二:整幅油画由“屠”、“生”、“佛”三联组成,宽3.2米、高2.1米,画面主体是堆积成山的尸体。左侧为“屠”:两个趾高气扬的日本军官站立着,其中一个正狞笑着擦拭沾满鲜血的战刀。中间一联为“生”:在尸山的上面,一个孩子正趴在裸露着胸膛惨死了的母亲身上哭喊着。右侧一联为“佛”:一位佛家弟子正拖起一位惨死的老人。整座尸山的后面是奔流滚滚的长江。

注三:摘自《李自健:“人性与爱”的舍与得——旅美湘籍画家李自健访谈录》,作者:陈寒冰。

编辑:本文

本文链接:抗战胜利60年纪念系列:星云法师访谈录

上一篇:心和境——佚名

下一篇:心中充满妄想偏见,怎能获得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