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奇闻

编辑:   时间:2019-10-13 09:18:37

  蜀地某县县令巫马刚之女巫马诗久病垂危。县令夫人令狐秀无奈之下到某大名山之大佛寺去烧香许愿,令狐秀跪拜而祝道:“若能保佑小女巫马诗病体痊愈,定重修庙宇,塑佛金身。”说也奇怪,当令狐秀许完愿回城进屋时,就听得已昏睡了多日的巫马诗大声喊道:“菩萨救我!”次日早晨,巫马诗便大声叫道:“好生饿矣。”就开始进食。这巫马诗竟在半月之内就痊愈了。于是,巫马刚即谐夫人和女儿及随行等带黄金千两前往大佛寺还愿。这少不了主持迎接、设宴开斋、择日开工。经众工匠多日辛劳,将这大佛寺翻盖一新。就开始漆柱、刷墙、塑金身、绘画、给佛开光、七天道场,做个功德圆满。

  县太爷巫马刚为女儿还愿的事惊动了十乡八里。有个穷书生宇文豪亦随众人前往观看,而宇文豪不看其他,只是观看绘壁篷画而已。每当画师绘完一幅,这宇文豪就拍手叫好。这壁篷绘有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北斗七星、四大天王;大闹天宫;桃园结义、单刀赴会;一百单八将;西方佛祖、南海观音、八百罗汉……。画师绘到这里,突然就无题可绘了。宇文豪喊道:“师傅快绘呀,只这一幅就大功告成了!”画师偏过头看看这宇文豪,心想:‘这书生呆头呆脑,就让你呆在这上面吧。’于是,那画师就把这宇文豪绘在那壁篷之上。恰在这时传来阵阵喧哗,原来是县太爷巫马刚一家到这里闲游观看来了。巫马诗粗声粗气地说:“爹,娘。快看这些画绘得多好!哇,有三十六天罡……南海观音……,哎,这是何神?怎没有我巫马诗?”画师心想:‘这小妮傻里傻气,亦叫你这乌马死(巫马诗)在这上面吧!”画师就把巫马诗画在宇文豪的身旁。巫马刚见其小女亦被绘在上面,便问画师道:“在巫马诗身旁是为何人?”画师指着宇文豪说:“你看这人可配得上你家小姐么?”巫马刚和令狐秀见宇文豪长得眉清目秀,气宇轩昂,心里好生喜欢。巫马刚悄悄问巫马诗:“你看这人如何?”巫马诗红脸心惊而不答,转身抱着令狐秀装羞窃喜。巫马刚问宇文豪道:“请问先生姓氏名谁,贵庚几何,可学得诗书否?”宇文豪回答说:“学生复姓宇文名豪。家有老父老母,年方十九。亦曾饱读诗书,请老伯指教。”巫马刚问道:“先生可知天地何来,山川日月何来乎?”宇文豪回答道:“混沌之时天地不分,无日无月无人烟,盘古挥巨斧开天劈地,清气上升以为天,浊气下降是为地。盘古恨天地昏昏,无声无息,于是长叫一声作雷电,张开大嘴为海洋;举双目为日月;用骨格作山峦,化长发为草木,以脉络为江河;化血肉为沃土,是故草木生,鱼虫长,鸟兽继繁之。”巫马刚问道:“先生,为何天倾西北而地不满东南?”宇文豪答道:“是因共工氏与颛琐争为帝,怒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天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之水潦归焉。”巫马刚又问道:“妙哉!再请问,人何来?何故今人男女何以论婚耶?”宇文豪答道:“开天劈地之时,未有人民,女娲搏黄土以作人。至于男女论婚,乃宇宙初劈,只有女娲兄妹二人于昆仑山中。然天下未有人民,议以为夫妻,又自以为羞耻,乃结草为扇,以障其面,今人婚姻之时女顶盖头以掩其面是也。”巫马刚感叹道:“唉,真乃后生可畏矣。”  于是,巫马刚和令狐秀夫妇回到住处,悄声问巫马诗说:“诗儿,宇文公子做你的夫婿如何?”巫马诗害羞道:“娘——!”于是巫马刚带着妻女及宇文豪回到县衙,择日为巫马诗和宇文豪结为秦晋。县太爷之女出嫁好生热闹,轰动了全县,也轰动了大佛寺。  就在巫马诗和宇文豪新婚之夜,寅时左右,大佛寺里的一小僧到佛堂上香,走到画堂时,见壁篷画在闪闪发亮。小僧仔细观看,只见那豪诗之画在变化。小僧急忙叫醒众僧一齐来观看。众僧见宇文豪己着新郎衣冠,巫马诗穿戴凤冠霞披。过不多时,便见宇文豪和巫马诗二人睡于被窝之中,而巫马诗的头在下而脸朝上,宇文豪的头在上而脸朝下,惹得众僧的心春心萌动。次日,那豪诗之画成了一对新夫妻。第二年,众僧观其豪诗之画时,在宇文豪和巫马诗之间多了一个男孩。第三年,众僧观豪诗之画,则宇文豪身着官服官冠,而巫马诗则头插金簪,而其间又添了个女孩。后四十年众老僧观其豪诗之画时,就成了一个老头子和一个老太太了。后六十,大佛寺唯一的老僧观其豪诗之画时,则成了两块石碑和两堆黄土而已。  笔者叹之:求神拜佛荒唐,许愿还香谬哉。论才择婿可取,壁画随人生之演化而变动, 实是世间所没有的奇闻!

\

\

本文链接:奇闻

上一篇:大安法师:信愿坚固

下一篇:大安法师:三世因果、六道轮回的理念是先决前提